文汇 | “一带一路”安全风险如何管控?专家:美式反恐不可取,民营安保求突破

时间:2018-12-16浏览:10

“一带一路”联结欧亚、面向世界。然而,沿线地缘政治形势错综复杂,宗教问题盘根错节,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势力滋生,这些都会对“一带一路”建设构成安全挑战。

在昨天举行的第三届“一带一路”安全合作高端论坛暨“中美关系转型与‘一带一路’新挑战”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就当前“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安全风险以及我国的反恐形势展开热烈讨论。

反恐形势严峻,三大现实困境亟待解决

近年来,中国周边地区安全形势较为严峻,对我经济走廊建设、“一带一路”建设均造成一定影响。

北京生命方舟公司总裁周安涛介绍称,近年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虽遭遇多国围剿,损失了7万多人,但势力依然庞大。目前,“伊斯兰国”规模在2万人左右,兵分三路向阿富汗地区转移。除了阿富汗,也门、突尼斯、伊朗也都发现了“伊斯兰国”势力。对中国而言,影响最大的是在阿富汗的“伊斯兰国”势力,主要存在于楠格哈尔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傅小强认为,与本世纪初相比,国际恐怖组织、极端组织规模明显扩张,且部分国际恐怖势力正在向中国周边地区聚集和转移。

中国人民警察大学讲师刘志勇指出了反恐面临的三大现实困境。第一,认识困境。恐怖组织的标准是什么?目前来看,各国界定并不一致。而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若要参与境外反恐,必须走严格的程序,否则就涉及主权问题。这些都是认识问题。第二,法律困境。有些国家法律体系不健全,各国之间司法制度有差异,都会造成反恐的阻力。第三,行为困境。根据国际法规定,境外反恐有告知义务,但某些境外国家的高层人员与恐怖组织有联系,所以就存在泄密风险。此外,境外反恐面临陌生环境,独立行动难度极大,而联合行动就存在沟通问题。


反恐队伍建设:民营安保公司的优势与困境

北京生命方舟公司总裁周安涛介绍称,民营安保公司参与反恐有几大优势:第一,职业化程度高、战斗力强;第二,可以汇聚全世界的军事资源;第三,具有可延续性。

不过,目前中国海外民营安保力量尚不成熟。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前院长朱成虎少将直言,安保公司身负重任,但中国尚没有一家真正合格。安保公司要走出去,首先要提高自己的能力。项目可行性报告与风险评估报告的制作,以及与当地政府沟通的人力,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先丰集团CEO华东一介绍称,目前有将近40家国内安保企业,已经或正积极探索拓展海外市场。然而,在海外能真正落地履行职责,且年营业额超过2000万人民币的不到10家,真正能够在海外具备合法经营、合法持械、合法执法的安保公司不超过5家。另据不完全统计,没有一家中国海外安保公司是盈利的。

华东一指出了中国海外安保公司面临的现实困境。首先,如何在当地合法注册?如果不能合法注册成为当地的安保公司,就没有当地合法经营的基本条件。其次,合法注册之后,能不能合法持械?即便能持械,也不等于可以持枪执法,也就是如何合法执法?目前,大部分中资背景安保公司走向海外都面临这三个问题。

反恐体系探讨:绝不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海军陆战队训练基地教授李发新分析称,美国的反恐方式是以暴制暴,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西式疗法。而中国的反恐采取“中医疗法”,即统筹两个大局:国际大局、国内大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傅小强认为,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从根源上消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威胁,倡导不同文明之间的和谐共处,解决滋生暴力恐怖主义的土壤。中国与其他沿线国家在经济、文化方面加强协调沟通,统筹以上合组织为依托的周边安全机制建设以及东南亚国家的执法安全合作建设。这些对中国摸索建立境外安全保障具有相当价值。

对于反恐体系的建设,傅小强建议,今后需要围绕国家安全的需求,统筹考虑安全力量走出去和境外安全保障体系建设。我们需要思考围绕“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和地缘要素,特别是主要海峡,加强国家与国家之、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合作,探索合作机制,增强中国的能力建设。此外,还要增强全球公共安全产品的提供能力,国际减灾防灾、救援、反海盗都是可以有效利用的安全合作利器。

先丰集团CEO华东一认为,海外民营安保力量要有顶层设计,不仅需要事前预测,事中措施和手段,还要有事后处置方案。海外安保是一个综合系统,对情报、网络、应急救援系统、保险具有综合的要求。

阅读原文


返回原图
/

波音娱乐app网站